首頁

浪子大欽差

2010-09-18 04:46:36
  

基本資料

  劇名:《浪子大欽差》
  又名:《布衣欽差
  集數:40集
  年份:1998年
  語言:普通話
  類型:古裝

主要演員

  葉 童 飾 江心月
  牛振華 飾 宋旺來
  崔浩然 飾 莫 非
  胡雅斯 飾 樂 樂
  《旺來運來》
  楊懷民 飾 皇 帝
  崔浩然 飾 安公子
  俞飛鴻 飾 公 主
  田 豐 飾 安老爺
  《公主萬歲》
  
楊懷民 飾 皇 帝
  林在培 飾 石不破
  董曉燕 飾 公 主
  關德輝 飾 石中天
  翁 虹 飾 葉小霜
  李 昆 飾 公 公
  《尋根記》
  葉 童 飾 柳如仙
  鐵孟秋 飾 魚化龍
  張盈真 飾 含 笑
  陳莎莎 飾 春 顏
  《女巡按》
  黃香蓮 飾 夏羽仙
  沈孟生 飾 萬大郎
  《多情劍客斷腸刀》
  梁家仁 飾 梅 風
  李亞鵬 飾 柳白英
  林在培 飾 陸天虹
  狄 鶯 飾 段明珠

劇情簡介

  旺來是後臺的壹個雜役,卻暗戀戲班頭牌江心月,心月則與安公子感情甚篤。當朝天子為接回生在宮外的太子,在江南路遇刺客,被正在唱戲的“武生”心月所救。殺手莫非為報殺父之仇,追殺皇上與安老爺,卻發現自己與安公子竟為雙胞胎。安老爺為絕安公子對心月的思戀,血洗戲班,旺來為救心月單獨找到心月以換心月壹命,安老爺則竭力阻止。莫非通過查訪,證實正是因為安老爺的誣告,自己壹家才被抄斬,而安公子實系莫家子弟……

分集劇情

第壹單元《旺來運來》

  第1集 旺來是“長春戲班”後臺的壹個雜役,他壹直暗戀著戲班裏的“頭牌”江心月,而武高強的江心月已與前吏部尚書安子健之子安平私訂終身。由於江心月是戲子出身,安子健竭立反對這門親事,遣家丁苦苦追趕出逃的安公子和江心月。
  迫於無奈,江、安兩人奮身跳入河中。從此二人跟隨戲班四處漂泊。身為官宦子弟的安公子吃不了戲班裏的苦,江心月整日著唱戲糊口,昌來經常替江心月照顧安公子,而安公子卻不領情,旺來還落了壹身埋怨。壹次心月在臺上唱戲時,忽然發現臺下坐著安子健。散戲後,心月和安公子雙雙上前謝罪,安大人口稱對此事不再追究,決定擇日顯二人正式完婚,但等安公子隨父親離開,卻被告之自己已被選作當朝附馬。
  第2集 招安公子為當朝附馬其實是安子健串通太監張公公假傳聖旨。這時,恰巧當朝天子微服出訪此地,為尋找幾年前在此地相遇的女子方蓉和她為自己生下的小太子。安公子得知真相毅然離開父親,回到戲班裏打雜。這下旺來倒成了安公子的師傅。當年皇上與方蓉姑娘就是在長春園相識,今天聖上要與方姑娘在此重逢。就在方姑娘領著三歲太子來到戲園門口頭之時,然有幾個蒙面人向皇帝行刺,反串武生的江心月擊退刺客,皇上誤把她當作男,問她姓名,江心月戲秀自己名叫“宋旺來”。怎想皇上竟銘記在心,沒過多久,把長春戲班請到宮中,封宋旺來為當朝駙馬,這下倒把旺來弄蒙了。在戲園裏被踩傷的方姑娘不幸死去,小太子也不知去向。安子健將方姑娘的屍首送回,被封為安樂使。他怕旺來真的做了駙馬把假傳聖真的事捅出去,便和張公以深淮密謀害死旺來,哪旺來來傻人有傻福,幾次虎口逃生。
  第3集 這時,在戲園行刺皇上的刺客莫非潛入宮中,欲綁架公主,此時公主卻把心月當作旺來在房中敘談。心月挺身救駕被莫非擊傷。莫非得知安子健正在宮中,要心月答應自己只要在皇上面前揭穿假傳聖旨壹事,此後就不再行刺。原來多年前正是安子健誣陷莫非的父親,至使他全家滿門抄斬。莫非飛身而去。第二日,心月告發了安子健,讓安公子當堂作證,安公子念及父子之情做了偽證,說自己的父親壹身清白,此事都因張公公而起。皇上終於明了救駕的人是江心月,因她是女子不能封官,便答應許她壹願,心月求皇上免去張公公的死罪,皇上對她更為飲佩。第二日,戲班離宮,安公子留在京城準備科考。
  第4集 戲班的大船離岸不久,忽遇水賊,旺來有幸逃脫,戲班上下都慘死在水賊刀事。旺來惦念著江心月的下落,到縣衙鳴冤,怎想遇到的是個昏官,旺來當堂頂撞縣官被轟出公堂。正當失魂落魄之際,旺來看見了被綁在募轎中的江心月。原來那所謂“水賊”其實都是安子健的手下,他們專為江心月而來,卻把戲班的人統統殺光。心月痛斥安子健卑鄙。安子健想折磨江心月生不如死,把她變成啞巴。這時,旺來化妝成醫生前來,假裝點了心月的啞穴,心月也心領神會。
  第5集 旺來恰巧在街上遇到公主出行的隊伍,旺來冒死攔住公主的轎子。這時,蒙面刺客莫非又將公主綁架。旺來戲莫非去找安子健算帳,也好救了江心月。莫非行刺安子健失敗,決定帶莫非來到安公子屋外,莫非發現屋內的安公子竟和自己生得壹模壹樣。 莫非心生疑惑,假稱自己是安公子到安子健房中與他敘焱。從安子健口中得知自己和安公子本是孿生兄弟,生母和自己當年被莫詮擄去,母親是被莫詮殘害致死。莫非從安宅出來,已是心亂如麻。不知命運為何會如此將自己捉弄。門外,旺來問他是否已殺了安子健,莫非搖搖頭無奈離去。旺來想起戲文中的“九更天”壹出,假扮成更夫打出九列,想給江心月通風報信,正在書房苦讀的安公子聽出了其中滋味,在院中發現了旺來,旺來告訴安公子他爹抓了江心月,就囚在他家中,安公子怎麽也不相信。這時,被囚在假山之內的江心月唱出了高吭的“九更天來動雷,重重羅網困娥眉……”,安公子來到假山,安子健和眾家奴也趕到,安公子把刀架上自己脖頸,威脅父親若不放走心月,自己就壹死了之。心月和旺來逃出安宅,安子健派人緊緊追趕,千鈞壹發之際,公主的隊伍出現在眼前。公主在皇上面前為江心月喊冤,皇上命錦衣衛連夜審問抓到的殺手。安子健手下的殺手壹口咬定是江心月背後指使。皇帝看案情復雜,正準備當堂禦審,不想殺手被人刺死了,張公公奉旨到安宅請安子健赴宮中,皇上賜宴。
  第6集 旺來扮作包公來與安子健、張公公作戲,唱的便是安子健殺害戲班,殘害江心月的故事。安子健演著演著露出了馬腳。在安家,心月見到安公子,要他念及戲班幾十條冤死的人命,到皇帝面前作證,大義滅親。安子健到底老奸巨猾,面對親生兒子的指控神色不變,他承認關押江心月壹事,但是因戲班被害壹案,江心月、宋旺來是最大疑犯,故而為之的。他要江、宋二人和自己壹同受審,心月答應。公主知道錦衣衛將軍曾是安子健手下,要父皇同意將此案由大理寺審理。安子健與將軍密謀尋得三個死囚假稱目擊證人。以此來致江心月於死地。
  第7集 莫非假稱是安公子找到殺害戲班子水盜匪首,押他到京城自首。壹洗江心月的冤屈。大理寺公堂之上,三個死囚作了偽證,正卿判將江、宋二人立斬,皇帝也無能為力。這時,張公公提醒今日是七月三十,乃地藏菩薩聖誕,依例不殺人,正卿方準過了今日立即問斬。
  莫非押著匪首在路上遇到安公子,告訴他心月和他父親之間只能有壹人活命,安公子駕著車闖入午門擊鼓喊冤,皇帝聞聽,下令命三司會審。公堂上,安公子報稱捉到了殺害戲班子兇手頭目混江龍。尚書問安公子不會武功,怎會擒得匪首。安公子只說是壹蒙面人捉住給他,匪首被押上堂來,竟也壹口咬定是江心月重金收買自己所致。這次就連皇上、公主也救她不得。三司判將江心月淩遲處死。
  第8集 此時太子就在樂樂家中,由樂樂的爸爸馬小辮撫養。公主把心月救出天牢,心月來到鎮上,也來尋找太子。多年前安子健救過馬小辮壹命,因此馬小辮壹直對安老爺唯命是從,收養太子就是安子健壹手安排的。這次安子健卻要等轎子出鎮就殺死馬小辮父女倆滅口,而他還蒙在鼓裏。心月遇到莫非,錯把他當成安公子,兩人趕到馬小辮家,心月中了安子健安插於此的殺手的殺魂藥。莫非謊稱自己是安公子,帶心月脫險。
  第9集 旺來在樹林中搭救了樂樂父女,馬小辮身負重傷,旺來帶樂樂向岸上跑去,巧妙地引開安子健的手下,把安子健逼上船,這時太子也在船上。心月和莫非找到了奄奄壹息的馬小辮,他也把莫非當成了安公子。向他訴說了安公子的身世。
  當年安子健救了馬小辮,派他潛入莫家再待機誣告莫詮叛國,而安公子其實是莫詮的兒子。滿門抄斬時被留了下來,而安平的孿生兄弟則被壹老仆救走。莫非方知他和安公子原來都是莫詮之子。
  第10集 太子出現在眼前,皇帝喜出望外,問護送太子回宮的旺來有何要求,旺來說,只想為死去的戲班兄弟報仇,要親自審問安子健。安子健徹底絕望,被打入死牢。莫非在安公子面前摘下了面具,將他二人的身世壹壹告之,安平得知自己是莫詮之子。安子健與自己有殺父之仇,但念及他二十年來的養育之恩,求皇帝恩準,夜裏到死牢探望安子健。馬小辮這時已支持不住,太醫除非用龍血做藥引,否則性命難保。太子挺身而出,紮破手指用自己的血救了馬小辮的命。
  第11集 獄中的安子健派將軍殺了馬小辮將太子劫持。將軍要挾皇上如果不馬上放了安子健,就殺掉太子。心月和旺來在皇帝身旁勸說不能放人,但出於無奈皇帝仍將安子健釋放。這時,莫非駕著馬車趕到,要安子健趕快上車接他逃走。安子健誤將他認作安平,中了莫非的圈套,莫非趁機殺了將軍,將安子健緝拿歸案。在宮中,莫非請求皇帝為莫家平反昭雪,皇帝當即封莫非為禦前四品帶刀護衛。安平到獄中要安子健飲下毒酒,免受淩遲之痛。安平與心月終結良緣,成親之日安平飲下毒酒,告訴心月能與她成親便了了自己的心願,自己要到陰間去為養父盡孝了。

第二單元《公主萬歲》

  第1集 旺來壹行來到應天府,四處打聽公主下落,巧遇壹方豪紳石不破,心月感覺這人似曾相識, 尤其壹雙眼睛,讓心月不寒而栗,石不破正到知府楊永發家了解當地少女失蹤壹案,名義上為百姓請願, 第二天,旺來壹行來到知府衙門,楊永發錯把莫非當作欽差,旺來將計就計,將莫非推上正位,忽然壹蒙 面刺客破門而入,欲刺殺欽差,不想這“欽差”武藝高強,不下兩回合,刺客便奪路而走。這刺客的顧主便是石不破,他抽冷扯掉刺客的面紗,不想這號稱天下第壹殺手的葉小霜竟是壹位美若天仙的姑娘。在街 上,心月壹眼看見了公主,她是隨石不破之子石中天而來,離宮後,中天曾搭救過她,公主對他壹見傾心 ,而中天卻嫌這女子太麻煩,甩也甩不掉,在石家,公主謊稱自己名叫朱珠,公主拿出皇後賜的玉當作宿 費,石不破看玉猜出了這女子的身份。
  第2集 公主不願回宮,要看皇上信物,旺來拿出玉佩,被公主奪了過去,在客棧心月請來郎中為小霜治 病,小霜趁機離開客棧去找石不破,警告他如果再暗中派人盯著自己,就取了他的狗命。隨後小霜又回到 客棧,原來她是裝作有病來接近欽差,中天看到朱珠留下的信,說自己被旺來一班壞人擄走,要他到客棧 相救,中天闖入客棧,與往來等人大打出手,公主推門而進,說這是自己有意安排,倒看中天心中有沒有自己,氣得中天憤然離去。
  忽然官兵闖入,楊如府要旺來拿出欽差信物,旺來拿不出,楊知府要問他們殺 頭之罪,幾個人在堂上看見石中天,認定是他指使,中天為證明自身清白,夜裏救他們出獄。
  第3集 第二天,公主向中天辭行,中天不解其意,不破要朱珠姑娘坐府裏的轎子送她回客棧。誰想,石 不破讓轎夫把轎擡到荒郊野外,公主下轎問他既知自己身份,還不快把自己擡回客棧。石不破露出猙獰面 目,告訴公主這裏天高皇帝遠,想她插翅難飛。中天到客棧問石不破公主的下落,石不破裝作什麽也不知道。
  第4集 小霜體中的“如意心”不僅是毒藥,還是春藥,石不破以為得到小霜已經是輕而易舉,不想這小 霜性情如此剛烈,告訴石不破壹旦靠近自己便咬舌自盡。小霜為得解藥將心月引來。但石不破反悔,並不 給小霜解藥,。中天救出公主,並將公主送往客棧。公主將玉佩歸還給了旺來,石不破的夫人已對禽獸壹 般的丈夫恨之入骨,她配合莫非和旺來將心月放走。得知公主被放走,石不破氣急敗壞,他逼問中天公主 的下落,中天不說,還翻出了石不破拐賣女子的帳冊,問爹為什麽賺這種傷天害理的錢,他要石不破去自 首,這樣還能免去壹死,石不破壹恕之下廢了中天的武功,把他打入地牢。莫非前往欲救出中天,但寡不 敵眾,也負了傷。
  第5集 大家以調虎離山之計救出中天,石夫人因為被石不破打成重傷後咽了氣。清早,旺來到約定地點 與大家匯合,剛要離去,石不破帶人殺來,中天答應回去但要放了大夥兒,公主也挺身而出,只需放過大 家,旺來上前拼命,被石不破打傷。石不破帶走了中天和公主,決定當夜動身逃走,小霜用色相拖住了他 ,並點了他的穴道,找到了解藥,救出了公主和中天。心月要中天作證,到公堂上揭穿石不破,中天考慮 再三,決定大義滅親,公堂上,知府覺得中天此簡直瘋了,哪有兒子告老子,還威脅旺來,別再假裝欽差大臣。
  第6集 旺來向楊永發出示皇帝欽賜的玉佩,楊永發方知旺來才是真正的欽差大臣,石不破被緝拿歸案, 公堂上,石中天作為證人被傳呼,他卻謊稱強擄女子都是自己主使,被和石不破關進同壹監牢。大家壹籌 莫展,莫非說只有找到葉小霜來作證,旺來找來找去,最後在寺廟巧遇小霜,她答應上堂作證,夜裏,心 月與小霜吐露心事,得知小霜的遭遇和自己何其相似,也是從小被賣學藝,吃盡苦楚,兩人相擁而泣。公 堂上,小霜歷數石不破的罪行,石不破竟在公堂上欲加害小霜,被中天擋住,結果竟落得親生父親殺害兒 子的結果。大家悼念中天,小霜負疚,咬舌自盡,雖被搶救過來,卻說不出話來,樂樂回大家身邊,大家 勸小霜加入進來,小霜還是走了,經過許多的波折,公主已覺得身心疲憊,她終於想回宮了。
  

第三單元《尋根記》

  
第1集 旺來是個棄兒,從小不知父母是誰,是被戲班撫養長大的。壹天旺來夢見自己的母親,決心回鄉尋根,為了衣錦還鄉,心月陪旺來去裁衣,師爺胡心漢已經布置了許多殺手,想給欽差來個下馬威,幸得莫非趕到。石柱縣令魚化龍是石柱縣壹霸,因前任欽差拐走了他的小老婆,因而對所有欽差恨之入骨。心月等人喬裝改扮,混入石柱縣城。魚化龍之子魚登鱗請來壹位大力士擺下擂臺,女扮男裝的春顏使巧計贏得賞金。把贏來的錢交給青梅竹馬的男友虎子,讓虎子謊稱是他賭博贏來得錢,並要他將錢送給自己的母親含笑,卻被含笑當場識破,訓斥春顏胡鬧,含笑以買豆腐為生,生活清苦,非常思念自己的兒子春旺。
  第2集 夜裏,莫非心系心月,喝了許多酒,帶著樂樂街上巧遇白發魔女柳如仙,如仙原本是莫非師妹,在兩人成婚當夜,莫非發現對師妹並無愛意,悄然離去,如仙傷心欲狂,自盡未遂,從此行為乖張,專門攔截迎親隊伍,捉弄新人。含笑對教書先生照顧有加。為躲避如仙,莫非與樂樂躲到城外。含笑被胡心漢認出,春顏從虎子口中得知真相,對母親不敬。含笑憤而投河.
  第3集 心月和旺來救了含笑。縣令假意幫旺來尋母,並設計冒充,均被心月識破。魚登鱗對春顏念念不忘,登門騷擾,幸虧含笑及時趕到。魚化龍對如仙心存邪念。春顏無法接受母親以前做過妓女的事實,離家出走,含笑痛苦萬分,杜青雲百般安慰。
  第4集 胡心漢偽造旺來出生證明,讓桃花冒充,旺來信以為真,心月心中起疑,被虎子揭穿。胡心漢告知含笑欽差就是她的兒子,並威脅含笑不得母子相認。含笑四處尋找春顏,但春顏留書說絕對不回家,含笑壹氣之下失憶了。旺來與心月去探望含笑,並終於認出含笑就是他的生母,春顏和虎子吵架,回到家中發現多了個哥哥,二人抱頭痛哭。
  第5集 胡心漢得知含笑失憶,與桃花幸災樂禍,失憶的含笑仍舊與春顏爭吵不休。而含笑認定心月是旺來的未婚妻,旺來找心月商量假成婚為含笑沖喜,心月同意。旺來告知莫非與心月要成婚,莫非違心祝福。旺來告訴莫非其實是假成婚。含笑與春顏再次吵架並恢復記憶。虎子發現春顏與魚登鱗在壹起非常痛苦。
  第6集 胡心漢將柳如仙抓進魚府,被莫非發覺,將其就出,而如仙並不領情將莫非打傷。虎子夜探魚府,勸說春顏,反遭家丁毒打壹頓。桃花壹無所有投河自盡,被旺來等救起,胡心漢發覺江心月和柳如仙長相酷似。春顏終於醒悟,將杜青雲救出魚府,而胡心漢發覺追蹤,扭打之中杜青雲刺傷了胡心漢。
  第7集 魚登鱗企圖劫走魚化龍,被莫非擊敗,旺來等人走到城門口發現胡心漢的屍體。旺來決定留下審理此案。公堂之上杜青雲認罪,含笑擊鼓喊冤,並稱自己是兇手,旺來左右為難,旺來不願審理此案,想偷偷溜走,被心月莫非攔住。莫非接到如仙喜帖,如約而至,如仙告訴莫非實情,並服毒自盡,死在莫非懷中。
  

第四單元《女巡案》

  
第1集 連皇帝也沒有想到,新科狀元黃鋒其實是女子,黃鋒是她已故的義兄,她的名字叫夏羽仙。羽仙 也沒能料到,自己竟中了頭名,此刻,她來到黃鋒墓前祭奠黃鋒,告訴他自己中了狀元,好讓他能在九泉 之下瞑目。這時,出現幾個歹人欲調戲羽仙,恰巧心月途經此地,挺身而出和歹人交了手,羽仙趁機溜走。
  第2集 羽仙假冒黃鋒回家省親。得知兒子高中狀元,黃鋒娘樂得不知怎麽才好,羽仙進門拜過老太太,黃鋒 娘覺得兒子好像變了個人。心月又到搭救過羽仙的山頭,看到黃鋒墓碑,聯想起當天的事情,心生疑惑, 當晚到羽仙的書房,質問她到底是什麽人,並告訴羽仙冒充狀元是欺君之罪,要被滅九族。羽仙壹口咬定 自己就是黃鋒,聖旨傳下,命欽差大臣宋旺來帶領心月、莫非和新科狀元八府巡按黃鋒去大名府壹帶捉拿 亂黨。通緝犯萬大郎到約定地點等兒子,不想被官兵緝拿。
  第3集 小歡子為救萬大郎到公堂擊鼓鳴冤,見到巡按大人,覺得他長得很象自己的娘,心月旺來也來到 公堂,旺來出示欽賜玉佩,和巡按大人共同審理此案,心月從小歡子口中得知他娘的名字叫夏羽仙,萬大 郎被傳上堂,他涉嫌殺害他的老丈人夏富貴,羽仙聽得此消息壹時間被驚呆了。萬大郎說起都因自己打了 老婆引起來的,原來羽仙有壹表哥名叫許文傑,他到大郎家找羽仙,壹住好幾日,天天和羽仙彈琴、作詩 、下棋、賞花,弄得只會殺豬的萬大郎好不氣惱,許文傑臨走制造了他已和羽仙暗好的假象,大郎壹怒之 下打了羽仙,羽仙負氣出走,大郎到羽仙娘家找她,卻被老丈人好壹頓臭罵,連羽仙的面也沒見到,不想 當天老丈人就被害死,據查當時夏富貴屍體邊還有壹把萬大郎用的殺豬刀。旺來是無論如何不相信萬大郎 會殺人,下令傳夏富貴之妻上堂作證,心月暗中監視羽仙,發現她穿著便裝望家中趕去。
  第4集 為了解亂黨情況,旺來裝成叫花子混進丐幫,莫非早就盯上了丐幫中的老七。許文傑在茶水中下 毒害心月,並派人來追殺,旺來也混跡其中,試圖救心月壹命。
  第5集 許文傑派人火燒關帝廟,為掩護在此養傷的心月,丐幫主金老大被燒死,心月來到公堂上出示玉 佩,要為金老大報仇,傳喚身負重傷的老七上堂作證,許文傑被嚇得夠嗆,被擡上來的老七臉被燒得腫起 來,辯不清模樣,其實那人就是旺來裝的,他指著許文傑說了三個字“就是他。”
  第6集 羽仙懷疑許文傑派人燒的關帝廟,當面質問他,並且判定心月被毒也是他所為,許文傑還說壹切 都為了保全她,小歡子被金老大女兒接走,他不能明白娘為什麽要毒死爹,許文傑親自前來殺老七滅口, 不想床上躺的是旺來,逃跑之際,他壹刀殺了金老大女兒。
  第7集 以後有人找出可以證明大郎不是兇犯的證據,但這時刑部批文已到,萬大郎被押赴刑場。黃母雖 然雙目失明,也趕來為大郎送行。時辰已到,羽仙在刑令上畫押,就在手起刀落的瞬間,羽仙說出,自己是萬大郎的妻子。
  第8集 萬大郎壹家和旺來等人壹起到黃鋒墓前上墳,黃母不得不接收兒子已死的確良事實,羽仙將實情 道出,當年被萬大郎壹巴掌打出了家門,羽仙回娘家後,便換上男裝到外邊去散心,由於是第壹次出遠門 ,正是黃鋒將她搭救。羽仙犯欺君之罪,滿門抄斬押往京城路上,莫非心月裝扮成刺客將羽仙壹家人搭救 ,大家問旺來到時皇上怪罪下來怎麽辦,旺來說自己正不想做官,正好龍歸大海鳥歸林。
  

第五單元《多情劍客斷腸刀》

  
第1集 人稱血芙蓉的殺手晝伏夜出,專殺有名的醫生,劫走給人治病的藥品。由於血芙蓉作案時戴的面具和莫非壹樣,人們漸漸地認為莫非就是血芙蓉。莫非為查個水落石出,為自己正名,來到壹個血芙蓉作案的現場,在這裏發現了段明珠姑娘。段明珠說10年前她就對莫非愛得如醉如癡,而莫非心中只有江心月。如今她借機接近心月,心月正忙於為中毒的莫非尋找名醫。飄柳山莊莊主柳白英對段姑娘壹見鐘情。
  第2集 莫非找名醫梅風為自己解毒。已見到心月的段姑娘與心月以姐妹相稱,兩人約定各自畫出心上人的模樣再彼此交換。心月畫出了壹張頭像,段姑娘誤以為是莫非,更加證實了自己的猜想。在梅風的住處,段姑娘見到正接受治病的莫非,氣得不得了,便突然抽出刀來刺向莫非。怎知這壹刀將莫非體內的毒血放出,他的病就好了。心月發現血芙蓉潛入飄柳山莊,這血芙蓉是沖著段姑娘去的,為保護段姑娘,柳白英遭了毒手。
  第3集 段姑娘對柳白英非常感激,決定嫁給他。成親的日子裏,心月發現段姑娘給心上人畫的像與莫非壹樣,這才發現段姑娘喜歡莫非。柳白英傷勢嚴重,不停地呼喊義兄莫非,莫非趕到之後,將壹粒藥丸讓柳白英吞下,使他起死回生。
  第4集 夜裏,莫非見到段姑娘,段姑娘向他訴說這些年來,莫非如何對不起自己,並忽然大喊救命。心月和柳白英聞聲趕來,使莫非有口難辯。四川來的唐門之人來尋寶物,發現莫非胸前戴的“醉心紅”正是他們所尋之物,欲將莫非帶走。柳白英告訴唐門之人,莫非在自己的莊中,不準他們帶走。
  第5集 梅風告訴旺來,“醉心紅”是陸天宏煉的壹種“芙蓉金”,這是壹種讓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毒藥,人只要吃上壹次,就會上癮,是神醫藥典中的壹種。梅風派旺來到莫非那裏取九轉大環丹給樂樂治病,並告訴旺來子時之前必須回來,否則就會變成活死人。旺來不信,以為梅風在說瘋話,結果在子時沒有趕回來,真的變成了活死人。
  第6集 莫非終於想起10年前自己曾搭救過壹個女孩子,她就是段明珠,她幫陸天宏煉出“芙蓉金”,為的是得到莫非。陸天宏出現在心月與明珠面前,他拿出壹包藥告訴心月,要使明珠改邪歸正,就應該服下他手中的藥。
  第7集 為救明珠,心月服下了“芙蓉金”,被陸天宏帶回山莊。心月身上的證據也被陸天宏搜出燒毀,明珠下決心舍身引誘陸天宏,得到“芙蓉金”的解藥。陸天宏拿出莫非的畫像,告訴心月他是其仇人。
  第8集 莫非不知心月為何殺自己,由於病情已十分嚴重,莫非已失去還手能力,旺來拼命相救。欽差大臣宋旺來到,明珠上前作證,陸天宏露出原形,將明珠擄走,莫非好轉殺了陸天宏。明珠因“血芙蓉”壹案被捕,旺來、心月、樂樂又踏上新的征程。 (全劇終)



,此々菜,2007.08.20,kokona,269M,
2007.08.20_kokon
,此々菜,2007.08.20,kokona,269M,
2007.08.20_kokon
,此々菜,2007.08.20,kokona,269M,
2007.08.20_kokon
,此々菜,2007.08.20,kokona,269M,
2007.08.20_kokon
,此々菜,2007.08.20,kokona,269M,
2007.08.20_kokon
,此々菜,2007.08.20,kokona,269M,
2007.08.20_kokon
,此々菜,2007.08.20,kokona,269M,
2007.08.20_kok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