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子大钦差

2010-09-18 04:46:36
  

基本资料

  剧名:《浪子大钦差》
  又名:《布衣钦差
  集数:40集
  年份:1998年
  语言:普通话
  类型:古装

主要演员

  叶 童 饰 江心月
  牛振华 饰 宋旺来
  崔浩然 饰 莫 非
  胡雅斯 饰 乐 乐
  《旺来运来》
  杨怀民 饰 皇 帝
  崔浩然 饰 安公子
  俞飞鸿 饰 公 主
  田 丰 饰 安老爷
  《公主万岁》
  
杨怀民 饰 皇 帝
  林在培 饰 石不破
  董晓燕 饰 公 主
  关德辉 饰 石中天
  翁 虹 饰 叶小霜
  李 昆 饰 公 公
  《寻根记》
  叶 童 饰 柳如仙
  铁孟秋 饰 鱼化龙
  张盈真 饰 含 笑
  陈莎莎 饰 春 颜
  《女巡按》
  黄香莲 饰 夏羽仙
  沈孟生 饰 万大郎
  《多情剑客断肠刀》
  梁家仁 饰 梅 风
  李亚鹏 饰 柳白英
  林在培 饰 陆天虹
  狄 莺 饰 段明珠

剧情简介

  旺来是后台的一个杂役,却暗恋戏班头牌江心月,心月则与安公子感情甚笃。当朝天子为接回生在宫外的太子,在江南路遇刺客,被正在唱戏的“武生”心月所救。杀手莫非为报杀父之仇,追杀皇上与安老爷,却发现自己与安公子竟为双胞胎。安老爷为绝安公子对心月的思恋,血洗戏班,旺来为救心月单独找到心月以换心月一命,安老爷则竭力阻止。莫非通过查访,证实正是因为安老爷的诬告,自己一家才被抄斩,而安公子实系莫家子弟……

分集剧情

第一单元《旺来运来》

  第1集 旺来是“长春戏班”后台的一个杂役,他一直暗恋着戏班里的“头牌”江心月,而武高强的江心月已与前吏部尚书安子健之子安平私订终身。由于江心月是戏子出身,安子健竭立反对这门亲事,遣家丁苦苦追赶出逃的安公子和江心月。
  迫于无奈,江、安两人奋身跳入河中。从此二人跟随戏班四处漂泊。身为官宦子弟的安公子吃不了戏班里的苦,江心月整日着唱戏糊口,昌来经常替江心月照顾安公子,而安公子却不领情,旺来还落了一身埋怨。一次心月在台上唱戏时,忽然发现台下坐着安子健。散戏后,心月和安公子双双上前谢罪,安大人口称对此事不再追究,决定择日显二人正式完婚,但等安公子碎亰亲离开,却被告之自己已被选作当朝附马。
  第2集 招安公子为当朝附马其实是安子健串通太监张公公假传圣旨。这时,恰巧当朝天子微服出访此地,为寻找几年前在此地相遇的女子方蓉和她为自己生下的小太子。安公子得知真相毅然离开父亲,回到戏班里打杂。这下旺来倒成了安公子的师傅。当年皇上与方蓉姑娘就是在长春园相识,今天圣上要与方姑娘在此重逢。就在方姑娘领着三岁太子来到戏园门口头之时,然有几个蒙面人向皇帝行刺,反串武生的江心月击退刺客,皇上误把她当作男,问她姓名,江心月戏秀自己名叫“宋旺来”。怎想皇上竟铭记在心,没过多久,把长春戏班请到宫中,封宋旺来为当朝驸马,这下倒把旺来弄蒙了。在戏园里被踩伤的方姑娘不幸死去,小太子也不知去向。安子健将方姑娘的尸首送回,被封为安乐使。他怕旺来真的做了驸马把假传圣真的事捅出去,便和张公以深淮密谋害死旺来,哪旺来来傻人有傻福,几次虎口逃生。
  第3集 这时,在戏园行刺皇上的刺客莫非潜入宫中,欲绑架公主,此时公主却把心月当作旺来在房中叙谈。心月挺身救驾被莫非击伤。莫非得知安子健正在宫中,要心月答应自己只要在皇上面前揭穿假传圣旨一事,此后就不再行刺。原来多年前正是安子健诬陷莫非的父亲,至使他全家满门抄斩。莫非飞身而去。第二日,心月告发了安子健,让安公子当堂作证,安公子念及父子之情做了伪证,说自己的父亲一身清白,此事都因张公公而起。皇上终于明了救驾的人是江心月,因她是女子不能封官,便答应许她一愿,心月求皇上免去张公公的死罪,皇上对她更为饮佩。第二日,戏班离宫,安公子留在京城准备科考。
  第4集 戏班的大船离岸不久,忽遇水贼,旺来有幸逃脱,戏班上下都惨死在水贼刀事。旺来惦念着江心月的下落,到县衙鸣冤,怎想遇到的是个昏官,旺来当堂顶撞县官被轰出公堂。正当失魂落魄之际,旺来看见了被绑在募轿中的江心月。原来那所谓“水贼”其实都是安子健的手下,他们专为江心月而来,却把戏班的人统统杀光。心月痛斥安子健卑鄙。安子健想折磨江心月生不如死,把她变成哑巴。这时,旺来化妆成医生前来,假装点了心月的哑穴,心月也心领神会。
  第5集 旺来恰巧在街上遇到公主出行的队伍,旺来冒死拦住公主的轿子。这时,蒙面刺客莫非又将公主绑架。旺来戏莫非去找安子健算帐,也好救了江心月。莫非行刺安子健失败,决定带莫非来到安公子屋外,莫非发现屋内的安公子竟和自己生得一模一样。 莫非心生疑惑,假称自己是安公子到安子健房中与他叙焱。从安子健口中得知自己和安公子本是孪生兄弟,生母和自己当年被莫诠掳去,母亲是被莫诠残害致死。莫非从安宅出来,已是心乱如麻。不知命运为何会如此将自己捉弄。门外,旺来问他是否已杀了安子健,莫非摇摇头无奈离去。旺来想起戏文中的“九更天”一出,假扮成更夫打出九列,想给江心月通风报信,正在书房苦读的安公子听出了其中滋味,在院中发现了旺来,旺来告诉安公子他爹抓了江心月,就囚在他家中,安公子怎么也不相信。这时,被囚在假山之内的江心月唱出了高吭的“九更天来动雷,重重罗网困娥眉……”,安公子来到假山,安子健和众家奴也赶到,安公子把刀架上自己脖颈,威胁父亲若不放走心月,自己就一死了之。心月和旺来逃出安宅,安子健派人紧紧追赶,千钧一发之际,公主的队伍出现在眼前。公主在皇上面前为江心月喊冤,皇上命锦衣卫连夜审问抓到的杀手。安子健手下的杀手一口咬定是江心月背后指使。皇帝看案情复杂,正准备当堂御审,不想杀手被人刺死了,张公公奉旨到安宅请安子健赴宫中,皇上赐宴。
  第6集 旺来扮作包公来与安子健、张公公作戏,唱的便是安子健杀害戏班,残害江心月的故事。安子健演着演着露出了马脚。在安家,心月见到安公子,要他念及戏班几十条冤死的人命,到皇帝面前作证,大义灭亲。安子健到底老奸巨猾,面对亲生儿子的指控神色不变,他承认关押江心月一事,但是因戏班被害一案,江心月、宋旺来是最大疑犯,故而为之的。他要江、宋二人和自己一同受审,心月答应。公主知道锦衣卫将军曾是安子健手下,要父皇同意将此案由大理寺审理。安子健与将军密谋寻得三个死囚假称目击证人。以此来致江心月于死地。
  第7集 莫非假称是安公子找到杀害戏班子水盗匪首,押他到京城自首。一洗江心月的冤屈。大理寺公堂之上,三个死囚作了伪证,正卿判将江、宋二人立斩,皇帝也无能为力。这时,张公公提醒今日是七月三十,乃地藏菩萨圣诞,依例不杀人,正卿方准过了今日立即问斩。
  莫非押着匪首在路上遇到安公子,告诉他心月和他父亲之间只能有一人活命,安公子驾着车闯入午门击鼓喊冤,皇帝闻听,下令命三司会审。公堂上,安公子报称捉到了杀害戏班子凶手头目混江龙。尚书问安公子不会捂浉,怎会擒得匪首。安公子只说是一蒙面人捉住给他,匪首被押上堂来,竟也一口咬定是江心月重金收买自己所致。这次就连皇上、公主也救她不得。三司判将江心月凌迟处死。
  第8集 此时太子就在乐乐家中,由乐乐的爸爸马小辫抚养。公主把心月救出天牢,心月来到镇上,也来寻找太子。多年前安子健救过马小辫一命,因此马小辫一直对安老爷唯命是从,收养太子就是安子健一手安排的。这次安子健却要等轿子出镇就杀死马小辫父女俩灭口,而他还蒙在鼓里。心月遇到莫非,错把他当成安公子,两人赶到马小辫家,心月中了安子健安插于此的杀手的杀魂药。莫非谎称自己是安公子,带心月脱险。
  第9集 旺来在树林中搭救了乐乐父女,马小辫身负重伤,旺来带乐乐向岸上跑去,巧妙地引开安子健的手下,把安子健逼上船,这时太子也在船上。心月和莫非找到了奄奄一息的马小辫,他也把莫非当成了安公子。向他诉说了安公子的身世。
  当年安子健救了马小辫,派他潜入莫家再待机诬告莫诠叛国,而安公子其实是莫诠的儿子。满门抄斩时被留了下来,而安平的孪生兄弟则被一老仆救走。莫非方知他和安公子原来都是莫诠之子。
  第10集 太子出现在眼前,皇帝喜出望外,问护送太子回宫的旺来有何要求,旺来说,只想为死去的戏班兄弟报仇,要亲自审问安子健。安子健彻底绝望,被打入死牢。莫非在安公子面前摘下了面具,将他二人的身世一一告之,安平得知自己是莫诠之子。安子健与自己有杀父之仇,但念及他二十年来的养育之恩,求皇帝恩准,夜里到死牢探望安子健。马小辫这时已支持不住,太医除非用龙血做药引,否则性命难保。太子挺身而出,扎破手指用自己的血救了马小辫的命。
  第11集 狱中的安子健派将军杀了马小辫粩太子劫持。将军要挟皇上如果不马上放了安子健,就杀掉太子。心月和旺来在皇帝身旁劝说不能放人,但出于无奈皇帝仍将安子健释放。这时,莫非驾着马车赶到,要安子健赶快上车接他逃走。安子健误将他认作安平,中了莫非的圈套,莫非趁机杀了将军,将安子健缉拿归案。在宫中,莫非请求皇帝为莫家平反昭雪,皇帝当即封莫非为御前四品带刀护卫。安平到狱中要安子健饮下毒酒,免受凌迟之痛。安平与心月终结良缘,成亲之日安平饮下毒酒,告诉心月能与她成亲便了了自己的心愿,自己要到阴间去为养父尽孝了。

第二单元《公主万岁》

  第1集 旺来一行来到应天府,四处打听公主下落,巧遇一方豪绅石不破,心月感觉这人似曾相识, 尤其一双眼睛,让心月不寒而栗,石不破正到知府杨永发家了解当地少女失踪一案,名义上为百姓请愿, 第二天,旺来一行来到知府衙门,杨永发错把莫非当作钦差,旺来将计就计,将莫非推上正位,忽然一蒙 面刺客破门而入,欲刺杀钦差,不想这“钦差”武艺高强,不下两回合,刺客便夺路而走。这刺客的顾主便是石不破,他抽冷扯掉刺客的面纱,不想这号称天下第一杀手的叶小霜竟是一位美若天仙的姑娘。在街 上,心月一眼看见了公主,她是随石不破之子石中天而来,离宫后,中天曾搭救过她,公主对他一见倾心 ,而中天却嫌这女子太麻烦,甩也甩不掉,在石家,公主谎称自己名叫朱珠,公主拿出皇后赐的玉当作宿 费,石不破看玉猜出了这女子的身份。
  第2集 公主不愿回宫,要看皇上信物,旺来拿出玉佩,被公主夺了过去,在客栈心月请来郎中为小霜治 病,小霜趁机离开客栈去找石不破,警告他如果再暗中派人盯着自己,就取了他的狗命。随后小霜又回到 客栈,原来她是装作有病来接近钦差,中天看到朱珠留下的信,说自己被旺来一班坏人掳走,要他到客栈 相救,中天闯入客栈,与往来等人大打出手,公主推门而进,说这是自己有意安排,倒看中天心中有没有自己,气得中天愤然离去。
  忽然官兵闯入,杨如府要旺来拿出钦差信物,旺来拿不出,杨知府要问他们杀 头之罪,几个人在堂上看见石中天,认定是他指使,中天为证明自身清白,夜里救他们出狱。
  第3集 第二天,公主向中天辞行,中天不解其意,不破要朱珠姑娘坐府里的轿子送她回客栈。谁想,石 不破让轿夫把轿抬到荒郊野外,公主下轿问他既知自己身份,还不快把自己抬回客栈。石不破露出狰狞面 目,告诉公主这里天高皇帝远,想她插翅难飞。中天到客栈问石不破公主的下落,石不破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第4集 小霜体中的“如意心”不仅是毒药,还是春药,石不破以为得到小霜已经是轻而易举,不想这小 霜性情如此刚烈,告诉石不破一旦靠近自己便咬舌自尽。小霜为得解药将心月引来。但石不破反悔,并不 给小霜解药,。中天救出公主,并将公主送往客栈。公主将玉佩归还给了旺来,石不破的夫人已对禽兽一 般的丈夫恨之入骨,她配合莫非和旺来将心月放走。得知公主被放走,石不破气急败坏,他逼问中天公主 的下落,中天不说,还翻出了石不破拐卖女子的帐册,问爹为什么赚这种伤天害理的钱,他要石不破去自 首,这样还能免去一死,石不破一恕之下废了中天的捂浉,把他打入地牢。莫非前往欲救出中天,但寡不 敌众,也负了伤。
  第5集 大家以调虎离山之计救出中天,石夫人因为被石不破打成重伤后咽了气。清早,旺来到约定地点 与大家汇合,刚要离去,石不破带人杀来,中天答应回去但要放了大伙儿,公主也挺身而出,只需放过大 家,旺来上前拼命,被石不破打伤。石不破带走了中天和公主,决定当夜动身逃走,小霜用色相拖住了他 ,并点了他的穴道,找到了解药,救出了公主和中天。心月要中天作证,到公堂上揭穿石不破,中天考虑 再三,决定大义灭亲,公堂上,知府觉得中天此简直疯了,哪有儿子告老子,还威胁旺来,别再假装钦差大臣。
  第6集 旺来向杨永发出示皇帝钦赐的玉佩,杨永发方知旺来才是真正的钦差大臣,石不破被缉拿归案, 公堂上,石中天作为证人被传呼,他却谎称强掳女子都是自己主使,被和石不破关进同一监牢。大家一筹 莫展,莫非说只有找到叶小霜来作证,旺来找来找去,最后在寺庙巧遇小霜,她答应上堂作证,夜里,心 月与小霜吐露心事,得知小霜的遭遇和自己何其相似,也是从小被卖学艺,吃尽苦楚,两人相拥而泣。公 堂上,小霜历数石不破的罪行,石不破竟在公堂上欲加害小霜,被中天挡住,结果竟落得亲生父亲杀害儿 子的结果。大家悼念中天,小霜负疚,咬舌自尽,虽被抢救过来,却说不出话来,乐乐回大家身边,大家 劝小霜加入进来,小霜还是走了,经过许多的波折,公主已觉得身心疲惫,她终于想回宫了。
  

第三单元《寻根记》

  
第1集 旺来是个弃儿,从小不知父母是谁,是被戏班抚养长大的。一天旺来梦见自己的母亲,决心回乡寻根,为了衣锦还乡,心月陪旺来去裁衣,师爷胡心汉已经布置了许多杀手,想给钦差来个下马威,幸得莫非赶到。石柱县令鱼化龙是石柱县一霸,因前任钦差拐走了他的小老婆,因而对所有钦差恨之入骨。心月等人乔装改扮,混入石柱县城。鱼化龙之子鱼登鳞请来一位大力士摆下擂台,女扮男装的春颜使巧计赢得赏金。把赢来的钱交给青梅竹马的男友虎子,让虎子谎称是他赌博赢来得钱,并要他将钱送给自己的母亲含笑,却被含笑当场识破,训斥春颜胡闹,含笑以买豆腐为生,生活清苦,非常思念自己的儿子春旺。
  第2集 夜里,莫非心系心月,喝了许多酒,带着乐乐街上巧遇白发魔女柳如仙,如仙原本是莫非师妹,在两人成婚当夜,莫非发现对师妹并无爱意,悄然离去,如仙伤心欲狂,自尽未遂,从此行为乖张,专门拦截迎亲队伍,捉弄新人。含笑对教书先生照顾有加。为躲避如仙,莫非与乐乐躲到城外。含笑被胡心汉认出,春颜从虎子口中得知真相,对母亲不敬。含笑愤而投河.
  第3集 心月和旺来救了含笑。县令假意帮旺来寻母,并设计冒充,均被心月识破。鱼登鳞对春颜念念不忘,登门骚扰,幸亏含笑及时赶到。鱼化龙对如仙心存邪念。春颜无法接受母亲以前做过妓女的事实,离家出走,含笑痛苦万分,杜青云百般安慰。
  第4集 胡心汉伪造旺来出生证明,让桃花冒充,旺来信以为真,心月心中起疑,被虎子揭穿。胡心汉告知含笑钦差就是她的儿子,并威胁含笑不得母子相认。含笑四处寻找春颜,但春颜留书说绝对不回家,含笑一气之下失忆了。旺来与心月去探望含笑,并终于认出含笑就是他的生母,春颜和虎子吵架,回到家中发现多了个哥哥,二人抱头痛哭。
  第5集 胡心汉得知含笑失忆,与桃花幸灾乐祸,失忆的含笑仍旧与春颜争吵不休。而含笑认定心月是旺来的未婚妻,旺来找心月商量假成婚为含笑冲喜,心月同意。旺来告知莫非与心月要成婚,莫非违心祝福。旺来告诉莫非其实是假成婚。含笑与春颜再次吵架并恢复记忆。虎子发现春颜与鱼登鳞在一起非常痛苦。
  第6集 胡心汉将柳如仙抓进鱼府,被莫非发觉,将其就出,而如仙并不领情将莫非打伤。虎子夜探鱼府,劝说春颜,反遭家丁毒打一顿。桃花一无所有投河自尽,被旺来等救起,胡心汉发觉江心月和柳如仙长相酷似。春颜终于醒悟,将杜青云救出鱼府,而胡心汉发觉追踪,扭打之中杜青云刺伤了胡心汉。
  第7集 鱼登鳞企图劫走鱼化龙,被莫非击败,旺来等人走到城门口发现胡心汉的尸体。旺来决定留下审理此案。公堂之上杜青云认罪,含笑击鼓喊冤,并称自己是凶手,旺来左右为难,旺来不愿审理此案,想偷偷溜走,被心月莫非拦住。莫非接到如仙喜帖,如约而至,如仙告诉莫非实情,并服毒自尽,死在莫非怀中。
  

第四单元《女巡案》

  
第1集 连皇帝也没有想到,新科状元黄锋其实是女子,黄锋是她已故的义兄,她的名字叫夏羽仙。羽仙 也没能料到,自己竟中了头名,此刻,她来到黄锋墓前祭奠黄锋,告诉他自己中了状元,好让他能在九泉 之下瞑目。这时,出现几个歹人欲调戏羽仙,恰巧心月途经此地,挺身而出和歹人交了手,羽仙趁机溜走。
  第2集 羽仙假冒黄锋回家省亲。得知儿子高中状元,黄锋娘乐得不知怎么才好,羽仙进门拜过老太太,黄锋 娘觉得儿子好像变了个人。心月又到搭救过羽仙的山头,看到黄锋墓碑,联想起当天的事情,心生疑惑, 当晚到羽仙的书房,质问她到底是什么人,并告诉羽仙冒充状元是欺君之罪,要被灭九族。羽仙一口咬定 自己就是黄锋,圣旨传下,命钦差大臣宋旺来带领心月、莫非和新科状元八府巡按黄锋去大名府一带捉拿 乱党。通缉犯万大郎到约定地点等儿子,不想被官兵缉拿。
  第3集 小欢子为救万大郎到公堂击鼓鸣冤,见到巡按大人,觉得他长得很象自己的娘,心月旺来也来到 公堂,旺来出示钦赐玉佩,和巡按大人共同审理此案,心月从小欢子口中得知他娘的名字叫夏羽仙,万大 郎被传上堂,他涉嫌杀害他的老丈人夏富贵,羽仙听得此消息一时间被惊呆了。万大郎说起都因自己打了 老婆引起来的,原来羽仙有一表哥名叫许文杰,他到大郎家找羽仙,一住好几日,天天和羽仙弹琴、作诗 、下棋、赏花,弄得只会杀猪的万大郎好不气恼,许文杰临走制造了他已和羽仙暗好的假象,大郎一怒之 下打了羽仙,羽仙负气出走,大郎到羽仙娘家找她,却被老丈人好一顿臭骂,连羽仙的面也没见到,不想 当天老丈人就被害死,据查当时夏富贵尸体边还有一把万大郎用的杀猪刀。旺来是无论如何不相信万大郎 会杀人,下令传夏富贵之妻上堂作证,心月暗中监视羽仙,发现她穿着便装望家中赶去。
  第4集 为了解乱党情况,旺来装成叫花子混进丐帮,莫非早就盯上了丐帮中的老七。许文杰在茶水中下 毒害心月,并派人来追杀,旺来也混迹其中,试图救心月一命。
  第5集 许文杰派人火烧关帝庙,为掩护在此养伤的心月,丐帮主金老大被烧死,心月来到公堂上出示玉 佩,要为金老大报仇,传唤身负重伤的老七上堂作证,许文杰被吓得够呛,被抬上来的老七脸被烧得肿起 来,辩不清模样,其实那人就是旺来装的,他指着许文杰说了三个字“就是他。”
  第6集 羽仙怀疑许文杰派人烧的关帝庙,当面质问他,并且判定心月被毒也是他所为,许文杰还说一切 都为了保全她,小欢子被金老大女儿接走,他不能明白娘为什么要毒死爹,许文杰亲自前来杀老七灭口, 不想床上躺的是旺来,逃跑之际,他一刀杀了金老大女儿。
  第7集 以后有人找出可以证明大郎不是凶犯的证据,但这时刑部批文已到,万大郎被押赴刑场。黄母虽 然双目失明,也赶来为大郎送行。时辰已到,羽仙在刑令上画押,就在手起刀落的瞬间,羽仙说出,自己是万大郎的妻子。
  第8集 万大郎一家和旺来等人一起到黄锋墓前上坟,黄母不得不接收儿子已死的确良事实,羽仙将实情 道出,当年被万大郎一巴掌打出了家门,羽仙回娘家后,便换上男装到外边去散心,由于是第一次出远门 ,正是黄锋将她搭救。羽仙犯欺君之罪,满门抄斩押往京城路上,莫非心月装扮成刺客将羽仙一家人搭救 ,大家问旺来到时皇上怪罪下来怎么办,旺来说自己正不想做官,正好龙归大海鸟归林。
  

第五单元《多情剑客断肠刀》

  
第1集 人称血芙蓉的杀手昼伏夜出,专杀有名的医生,劫走给人治病的药品。由于血芙蓉作案时戴的面具和莫非一样,人们渐渐地认为莫非就是血芙蓉。莫非为查个水落石出,为自己正名,来到一个血芙蓉作案的现场,在这里发现了段明珠姑娘。段明珠说10年前她就对莫非爱得如醉如痴,而莫非心中只有江心月。如今她借机接近心月,心月正忙于为中毒的莫非寻找名医。飘柳山庄庄主柳白英对段姑娘一见钟情。
  第2集 莫非找名医梅风为自己解毒。已见到心月的段姑娘与心月以姐妹相称,两人约定各自画出心上人的模样再彼此交换。心月画出了一张头像,段姑娘误以为是莫非,更加证实了自己的猜想。在梅风的住处,段姑娘见到正接受治病的莫非,气得不得了,便突然抽出刀来刺向莫非。怎知这一刀将莫非体内的毒血放出,他的病就好了。心月发现血芙蓉潜入飘柳山庄,这血芙蓉是冲着段姑娘去的,为保护段姑娘,柳白英遭了毒手。
  第3集 段姑娘对柳白英非常感激,决定嫁给他。成亲的日子里,心月发现段姑娘给心上人画的像与莫非一样,这才发现段姑娘喜欢莫非。柳白英伤势严重,不停地呼喊义兄莫非,莫非赶到之后,将一粒药丸让柳白英吞下,使他起死回生。
  第4集 夜里,莫非见到段姑娘,段姑娘向他诉说这些年来,莫非如何对不起自己,并忽然大喊救命。心月和柳白英闻声赶来,使莫非有口难辩。四川来的唐门之人来寻宝物,发现莫非胸前戴的“醉心红”正是他们所寻之物,欲将莫非带走。柳白英告诉唐门之人,莫非在自己的庄中,不准他们带走。
  第5集 梅风告诉旺来,“醉心红”是陆天宏炼的一种“芙蓉金”,这是一种让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毒药,人只要吃上一次,就会上瘾,是神医药典中的一种。梅风派旺来到莫非那里取九转大环丹给乐乐治病,并告诉旺来子时之前必须回来,否则就会变成活死人。旺来不信,以为梅风在说疯话,结果在子时没有赶回来,真的变成了活死人。
  第6集 莫非终于想起10年前自己曾搭救过一个女孩子,她就是段明珠,她帮陆天宏炼出“芙蓉金”,为的是得到莫非。陆天宏出现在心月与明珠面前,他拿出一包药告诉心月,要使明珠改邪归正,就应该服下他手中的药。
  第7集 为救明珠,心月服下了“芙蓉金”,被陆天宏带回山庄。心月身上的证据也被陆天宏搜出烧毁,明珠下决心舍身引诱陆天宏,得到“芙蓉金”的解药。陆天宏拿出莫非的画像,告诉心月他是其仇人。
  第8集 莫非不知心月为何杀自己,由于病情已十分严重,莫非已失去还手能力,旺来拼命相救。钦差大臣宋旺来到,明珠上前作证,陆天宏露出原形,将明珠掳走,莫非好转杀了陆天宏。明珠因“血芙蓉”一案被捕,旺来、心月、乐乐又踏上新的征程。 (全剧终)



,?ゆうこ,2002.02.08,yuko,saki,37.7M,
2002.02.08_yuko_
,?ゆうこ,2002.02.08,yuko,saki,37.7M,
2002.02.08_yuko_
,?ゆうこ,2002.02.08,yuko,saki,37.7M,
2002.02.08_yuko_
,?ゆうこ,2002.02.08,yuko,saki,37.7M,
2002.02.08_yuko_
,?ゆうこ,2002.02.08,yuko,saki,37.7M,
2002.02.08_yuko_
,?ゆうこ,2002.02.08,yuko,saki,37.7M,
2002.02.08_yuko_
,?ゆうこ,2002.02.08,yuko,saki,37.7M,
2002.02.08_yuko_